2012年8月14日 星期二

為什麼我們不找大廠商合作(1)?尋找新的商業模式可能

文:謝昇佑
圖:謝昇佑


最近,我們找上一家位於雲林縣水林鄉的傳統餅餔,一起合作開發新的農食產品,真是有趣的老店舖、有趣的產品、有趣的經驗。

這家餅舖是五十年的老店,現在全村就僅剩他們這家餅舖。師傅告訴我們,傳統餅舖在鄉村是很「重要」的行業,因為在傳統民間信仰中,「紅龜」、「壽桃」、「大餅」、「油飯」或「米糕」,是各式大小拜拜、婚喪喜慶必備的物品,少了這些東西,可是行不通的。因此,餅舖師傅很重要的工作之一,自然也就是應付社區大大小小的習俗活動。 而「應付」社區習俗需求有多繁瑣呢?首先,在鄉下,神明多到難以計算,並且,凡事看日子、對時辰,不同人(生辰八字)、不同事、不同神明的祭拜日子與時辰都不一樣,因此,除了少數較大的節慶或神明生日可以預期需求量之外,大部分日子,餅舖每天都會接到各式各樣「意想不到」的訂單,比方:「明天我小孩要給某某神明當乾兒子,需要36個紅龜」、「我家後天神明生日.......」,總之,每天總是會接到社區數量不等、零零散散的即時性訂單,忙的時候很忙,閒的時候很閒。也因此,這種工作型態使得這樣的傳統餅舖無法雇用人手,只能自己經營,而餅舖與社區的深度連帶,也使得他們很難跳出社區經濟的尺度。



當然,關於餅舖的故事還很多,下一篇,我會好好介紹這餅舖的歷史、做餅的過程以及社區型產業的特性。不過此處,我想先說說:為什麼我們要找這樣的老餅舖合作?而不找大廠商?

從一般商業的邏輯和市場的分工來看,找生產線穩定,可以做OEM的食品加工廠合作開發產品,才是「正常」且「聰明」的做法。也確實,跟社區型的傳統餅舖合作開發產品,我們一切必須從零開始,種種成本無疑是增加的,但,正是因為從零開始,我們才有更大的可能性嘗試新的商業模式,才有機會嘗試尋找主流經濟型態之外的可能。當然,不可諱言,我們並做不到「全面」抵抗「主流經濟模式」,充其量,我們也只是小規模的嘗試創新,甚至,我們最終可能還是走回主流經濟模式的老路;或者最終,我們可能失敗的一塌糊塗。但,無論如何,多花點成本嘗試繞路的可能、在嘗試抵抗之前絕不輕言向主流經濟模式投降,卻是我們給自己所設下的「企業社會責任」之一。



與社區型老餅舖的合作過程,不同於與生產線完整、「遊戲規則」清楚的「大廠」合作,我們必須像做研究一樣,先做田野,瞭解這家餅舖的歷史、產能、生產方式、生產過程、與社區互動的關係……,並與業主長時間溝通、交往,取得相互的信任,我們才能「介入」他的生產,一起討論、在保留餅舖舊有社區經濟優點的情況下,適度修改原先的工作模式,以提高生產效率好應付未來開發新產品所需應付的全國性市場需求;同時,餅舖也「介入」我們經營模式的計畫和產品規劃的發想,改變我們原先的計畫,讓產品更能保有傳統手工加工品的特色。在此過程中,我們與老餅舖一起研發、生產,我們一同擁有這一項產品,並且在彼此瞭解對方對產品的付出多少心力的情況下,我們討論彼此認同的利潤分配模式。更重要的是,藉此合作,老舊的社區產業找到了「升級」的可能,並且這個「升級」不必切斷原先與社區建立的經濟連結;而我們也由於深入生產過程,充分了解產品的製成,不只是「出錢」的資方(當然,我們的口袋也不夠深到可以稱為「資方」)。這種合作模式與一般「找好食材發包工廠OEM」的方式,完全不同,我們試圖讓「商業」不只是「商業」,我們試圖讓彼此站在更對等的位置以互惠的方式合作;我們試圖在保有舊有社區經濟優點的基礎上,創造新的業態和經濟模式的可能。 只有如此,所謂的「公平貿易」才有實現的可能。



這理想說來簡單,但執行起來,「雜雜滴滴」的繁瑣是難以想像的。下一篇,我們將從介紹這家餅舖的歷史開始,慢慢說明我們的工作。不過,有興趣的朋友,如果你有機會到水林,不妨先到這家老餅舖走走:祥美餅舖,雲林縣水林鄉水北村水林路283巷3號(電話:05-7853862,李重賢師傅)。

延伸閱讀:
為什麼我們不找大企業合作(3):社區型加工作為一種理想的型態

訂購祥美餅舖花生糖

1 則留言:

  1. There are 카지노사이트 additionally lay bets, during which individuals bet on whether or not something will not happen earlier than a specified time. In the state of Nevada, USA, tax receipts simply from sports betting totaled $248.eight million in fiscal yr 2017. People with playing addiction don’t at all times gamble frequently. Together, playing interests spent more than $440 million on the measures—doubling the previous document for spending on ballot campaigns. Tribes and online gaming companies alike are certain to spend hundreds of millions more in future lobbying and ballot measures—whatever it takes to win.

    回覆刪除